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蒹葭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椽栿 丁亥晋汾古建筑YY 纪略(上党掠影)  

2007-05-30 12:16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07050430潞城龙王庙、壶关秦庄东岳庙、集店东岳庙、三ZONG庙、长治看寺村正觉寺、长子崔府君庙、文庙、天王庙、关帝庙。

清晨即起,去餐厅早饭。大叔和大天使恍然忆起去年曾经在这里吃过饭,我真是服了。拿了个小碗盛小米粥,正不爽中,看到大天使端着一只比我的碗至少大一倍的花口碗,越发不爽,大天使还得意地说,我介是葵口碗。趁添食的时候,寻觅到一样的葵口碗,瓦卡卡,回来宣布我也用上葵口碗鸟,还是五瓣五出筋。吃完回房收拾东西,怕张师傅等,先背了包狂奔下楼。到楼下,张师傅正找我们。一会大叔二人下楼,向张师傅交代行车路线。另三个女人也下楼鸟,本土豆因为只背了自己的包下楼,被春领导批评,55。

上车,没JW几句就到了龙王庙。铁门开在大殿的边上,仰望大殿甚是高大。边上的住户,一位大姐,很热情地拿钥匙开了门。参观,大殿没有新修过,糊得乱七八糟,门口还有二个大香火盆,想是还有香火。扒开了门,里面净是杂物,抬头却是另一番光景。我的眼镜掉在地下,被后来的人踩了个粉碎,哭ING。王仙子非常羡慕我的眼镜葬身在这么有文化的地方,之后便对眼镜的尸体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热情,趴在地上拍特写,结果把她那件镶满了钻石的小外套勾了个大洞,瓦卡卡!

离开潞城地面往壶关去,车过一村,望见一戏台MS不错,大呼下车。此处是个庙,大殿被拦在了集店幼儿园内,戏台在园外,中间横亘着一道垃圾坡,从戏台到大殿的距离看,这庙原来还不小。听村里人说,庙里供的是黄飞虎,大叔立即胡诌道:“集店东岳庙,明至清,县保”,完全乐晕了。

往前不远就是秦庄,这个东岳庙也被隔成了二半,前一半是三间并排的房子,其中一间溜进去看了下,内装修还不错。后殿得绕到后边去,情况很比前面更糟,屋顶已经塌了,春领导在此幽雅的所在做电话面试,如果电话那头的人能看到这里的场景,一定会以为是大白天闹鬼。出门,看到路边有光荣榜,发现有“刘二胖、李胖友……”等等带胖字的名字,我再次米有使用大脑,脱口而出:“这儿比较适合大天使”,遭到了白眼和B4。

一路寻至黄山乡的三ZONG庙,大伙脑子里都存着一张仰望山门的印象照,遍寻不着,最后国保牌确认此处就是壶关三ZONG庙。回家翻书才发现这印象是错误的,那是壶关二仙。大门锁着,村里人很好心地帮我们去找钥匙。在门口娱乐,发现大叔和大天使的墨镜反光效果甚好,各自JQ。娱乐完,管钥匙的大爷也来了,大伙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嘴脸。进庙,没见识的卡车不停地让我站献食棚去,我坚称那也是戏台,大天使说没有高台做戏台不合适,被我批评没有识破卡车等人的诡计。十分钟前还是艳阳高照的天说变就变,群众们集体认为是因为今天求雨的庙去得太多,不然以五道神的神力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,于是集体默念五道神。

出门,大叔坐在前座,指挥张师傅如何从小道穿到长治县。车开着开着,就发现窗外都白了,我们进了个石灰矿,狂风席卷而过,漫天的白灰,宛如人间炼狱。回家以后,偶然在一本粉JQ的杂志上看到了大幅的矿区照片,内容是环保,但照片透着无法掩饰的JQ。以当时的情形,如果我们下车拍照的话,效果一定是惊世骇俗的,但六个坑子都舍不得自己和自己的相机,嘿嘿。穿过人间炼狱花了相当长的时间,终于活着上了国道。

下一个目标是大叔他们数年前没能找到的北和炎帝庙,这次顺利找到,隔着铁门看了几眼。北呈乡的村门可是让我们开了眼,一老门楼上帖满了宝蓝色的瓷砖,哭笑不得。

昨天晚上,大叔和大天使研究了半天地图,决定加上一宋构看寺村的正觉寺。脑子里有正觉寺被刷得血红的样子,忐忑不安。到门口发现还不错,三个粮仓也在,大殿的红色也褪去不少。前殿有二匹大马,架构也粉有意思,从外看最多是一明代的房子,但内部金柱上的部分却和大殿如出一辙。看庙大娘的小孙子不停地骚扰我,一定要塞草在我手里,郁闷得我,之后他又去骚扰了卡车。看到宋构,这群人兴高采烈的哟,一会妇人掩门,一会拍集体照(介是唯一一张六人合影),估计大娘都头皮发麻。

出正觉寺,直奔长子县城,和春共同回忆了乙酉春节的大雪。到崔府君庙,与张师傅告别。这庙在中学里,看门人死活不让进,只好进隔壁院的文庙,站在文庙大殿的高台上可以清楚地看清崔府君庙,一伙人高兴地哟。我正高兴着,突然感觉身边多了啥,低头一看,妈妈呀,一只狗正悄无声息地靠近我,此时我附近只有大叔,而大叔边上有条狗,哀鸣,幸好大叔边上的狗被拴着,挪到大叔边上,此时群众们也赶到了,被讥笑,哭。大叔发现自己的眼镜不见了,经春领导提醒,大叔想起是留在张师傅车上了,电话张师傅让张师傅帮忙给梅梅收着。

出门找天王庙,在一大姐的指点下在一福利院找到了这庙。有二座殿,大殿的斗拱已经被糊了起来,从颜色上看原来一定是改成粮仓了。后檐有部分被扒开,搭了架子,MS是要修,斗拱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惊喜。下楼,一大哥为我们开了大殿门,一进门大伙就呆了,这后尾权衡大得哟!关帝庙离天王庙极近,正在大修,很难接近,在围墙外看了下,有献食棚。

按原计划,打算租车去临汾。先拦下一辆小面,司机完全没有听说过有洪洞这个地方,再拦下一小面,司机大哥把洪洞听成了红灯区,一群人在街上暴笑不止。街边有个三、四岁的小孩粉熟练地叼着烟头,我们惊愕地表情惹得小孩的父母放声大笑,大天使忿忿。到了小面集散地,寻了一路后发现一个粉残酷的事实,去临汾的二条路都在修,要么去太原要么去高平绕,众坑子都受了打击,决定先公交去长治再说。模糊地印象18:00长治有最后一班车到临汾,在车上决议只要有这车就豁出这把老骨头了。

17:20左右到达熟悉的客运中心,果然有这班车,绕道高平,据传要开6-7小时,老年团为了保证原计划上了车。车过高平前后,睁大了眼睛,看到了了嘉祥寺、定林寺,路过羊头山的路口时还哼哼了一下。车过端氏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,不知道是故意安排还是巧合,车上开始放“公鸡下蛋”,完全以郭峪为原型,连村名都没改,里面有编号为ABCDEFG9002的小猪。开始迷糊,月光中的沁水开阔清冷,过沁水县,昏睡中看到一灯光璀璨的城池,重重叠叠。引用天主小弟的话,我不拍照,我用脑子记下了。没准数十年后,回想起山西,就是这些了。

翻越太岳山前,停车XUXU,迷糊中下车,司机大哥一指厕所的方向,我一下就认出了这就是我们曾经来过的地方,那时候下着雪,同样睡得粉迷糊。几个人AMXR地在厕所门口看着星星回忆往事,六椽FU的优点就在于能够随时随地地YY。上车,前座二个男人点着烟,立即抗议之,那二男人不接受,还毫无羞耻地说“我是农民,素质低”,当场要求他们表丢农民的脸,这么寡廉鲜耻定然是伪农民。那二男人经不起JW,下车抽去了,这边一群女人继续JW,强得来。车进山,梅梅来短信,我请她记得取大叔的眼镜,并形容了一下眼镜的相貌,梅梅准确地将它命名为咸蛋超人,真是太有才了。继续睡,10点,迷糊中看到翼城字样,立即心花怒放地熟睡鸟。

晚上11点多,我们终于进入临汾市区,在鼓楼附近下车。下车后,仙子说好象临汾挺干净啊,没有你们形容的那么脏啊,其实我们都奇怪着这事。转悠了一圈,凌晨一点,入住人大培训中心,可怜的卡车的脚已经完全不行了。进房间,春跑出去买了一盒炒面,尝了一口味道不错,呼呼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