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蒹葭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椽栿 丁亥晋汾古建筑YY 纪略(绵山绵山)  

2007-06-25 23:15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0070502祝圣寺、西福昌寺、文庙、霍州大堂、马和晋祠庙、回鸾寺、龙天庙、资寿寺、文庙、后土庙、XIAN神楼

清晨即起,霍州城是被老梁大加夸赞的,于是留了半天寻访老梁的足迹,当然有了昨天的经验,我们已经做好了YY的准备。

祝圣寺即东福昌寺,从我们的房间就能清楚地看见二个大屋顶,清晨趴在窗台上JQ完了出门。出宾馆大门,左转,在小巷里一转便看见了祝圣寺。此处的琉璃是我们一路所见最上乘的。但梁林所见的有麦积山风情的造像碑已经不知所踪了。看庙的阿姨非常热情,尽可能地提供了良好的采光条件,这在教徒中并不多见。

出小巷,转入昨天晚上看见的从里黑到外的美食城,穿出边上就是西福昌寺的旧址,一裤子城。该裤子城充分地体现了国朝艺术水平,群众们连YY的想法都没有产生。到马路对面,是一中学,系文庙旧址,进大门右边尚存一殿,可能是明伦堂吧。学校的历史老师为我们指出了大成门曾经在的地方,操场的中间,旗杆地边上。巧合地是操场一边是个巨型长条型厕所,看来孔夫子边上建厕所已经成了风尚鸟,大叔JW道:这学校升学率一定不咋地。梁林有一张大成门的照片,有二人着长衫立于门前,我和卡车着丐帮新制服被支了过去,YY。回来后,凡看到YY照片的人,都没有想到YY,更多想到的是行为艺术。要是一路的乡亲知道行为艺术该多好,我们就不会被当成神经病鸟,而是艺术家。

出大门奔向霍州最后一个点,也是最正经的点,霍州大堂。霍州政府的牌子已经拆了,非常旅游的说,收门票,春、卡车和我进过门,不舍得再掏那票,就在门口等。见门口有躺椅、板凳,我们也不客气自已坐了。卡车的轮胎一早就不行鸟,于是就出现了春领导在霍州大堂门口行医的BH场面。这二人修着轮胎,我百无聊赖把墙上所有的字都研究了一番,我们BH的对话,让刚刚恶语相向的大爷对我们刮目相看,大爷主动过来跟我们套近乎,不予理会。过了许久,领导终于携二仆役出现,领导非常高兴的给我们看他刚刚拍的古建仆役照,集体乐翻。

回宾馆,赫然发现昨天的“霍州八馆”变回了“霍州宾馆”,这速度太惊人鸟。拿了包下楼,发现大堂人声鼎沸,先是以为结婚呢,不想介是先进工作者表彰,充满了萨满意味。勇敢的仙子冲进人群,拿相机帖着人脸一通拍,还得到了群众们的表扬。

背着包出门,沿街有商铺跨门搭着充气拱门,人行道全占满了,春领导一不留神给底下的鼓风绊了,PK的结果是春领导获胜,春领导只是踉跄了下,鼓风机脸朝下一下扑进了水塘。在我正愣着的当口,那拱门迅速地塌陷下去,立马清醒,拉着春领导若无其事地快速离开。走出不多远,就听到背后有人大喊,快扶起来,快扶起来。真米想到鼓风机有这么大的作用,之后每次看到鼓风机,我和卡车都有踹倒它的想法。

走到路口,决议打二辆车去一级路坐车。路边好多车,由于某些人脑子里只有介休,我们被喊着“绵山”的司机包围鸟。一会大叔到达,听到绵山以后劈头盖脸一通骂。折腾一番后,包了一小面奔王家大院去。司机不是个厚道人,号称是要上高速,在把我们颠了很久以后,终于在距离石15公里的地方上了高速。大天使上了高速以后感慨,山西在高速上看起来还是不错的。不久绵山就进入我们的视线,强得来。车停到王家大院尘土飞扬的路口,司机居然还想出了加价,实在气不过,过去发BIAO,男领导甚是满意,要求土豆日后要一直这样冲在前头。

王家大院果然是著名景点,路口有大量交通工具。最后选择了一辆粉大的BENGBENG,正好能容下六个人和六个大包。第一站是马和晋祠庙,近得很,一会就蹦到了,一个元代的戏台,好看得紧,戏台下堆了不少东西,闻着酸溜溜地,经乡亲指点,知道介是在酿醋呢。门口的隔离墩就是三个元宝,大呼小叫了半天,真是米有见过世面啊。

折向回鸾寺,那是介休地面,但离灵石更近。我们的BENGBENG一路非常拉风,路上各色人等都侧目而视。一路颠簸中,大叔还不忘他的可乐,为了表现出领导与民同乐的和谐气氛,群众都参与了“吞”可乐的行动。吞完可乐,大叔想起了更年期的问题,大叔觉着虽然他比我们大很多,但是男人的更年期来得晚,他还是极有可能跟我们同时进入更年期的,所以我们未来可能“同更”,还好可乐已经吞进了肚,不然可要出大事了。

回鸾在绵山脚下,院里站着一排巨大的北朝造像,衬得绵山也不怎么惹人厌了。大修中,脚手架、建筑构件堆得到处都是。前殿的造像只搭了个架子,那感觉时尚得不行。大殿很高峻,全是脚手架。偏殿一间堆的都是琉璃件,是原物,大都褪色鸟,原烧制的时候写上的记号还在。又一间里还有一佛帐,造像残缺,看样子是关公。殿里堆着拆下来的斗拱,手痒,和卡车、春一起玩拆装,失败。

和卡车二人悻悻地出门,刚刚走出大门,后头追来一大爷,没头没脑地一顿训斥,说我们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乱拍照。晕,我们这群人在这庙里头呆了一个钟头,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们打过招呼,还聊了老半天,二宠物保持一贯的作风,不理他。大爷见我们不理他,转头就去锁门,二宠物立时三刻想到女领导还米出来,立即扑了过去,此时春正好出来,大爷拉着门,死不让她出来。这下可惹火了二宠物,一边理论,一边伸出了爪子。正在严正地警告大爷,他介是非法拘禁,里面出来一之前照过面的大叔,显然比拦门的大爷级别高,大叔哼哼了二声,大爷立即犹豫鸟,此时春领导一下就从门里跑了出来。可怜的春,这大爷欺负一姑娘真不是道理,要是二宠物走快一步,这事还不知道咋样呢。

大叔带着二仆役完全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,早就奔着村中高地的破庙去了。破庙强得不行,MS不久前着过火,造像精美异常,当然没有头。在春领导遇险的时候,那三个人在这里头玩得可高兴了,JQ无数,大天使扮天王的照片强则强矣,比起仙子的“假如换上旗袍”还是有距离的。走的时候,大天使提醒这是我们来的第一个龙天庙。

下坡,BENG去资寿寺,此处因为震旦老板的善举,已经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及海峡两岸的交流纽带。混票不成,买票入内。该寺的单体建筑乏善可陈,至少在山西是如此,但总体布局完整。那十八罗汉还行,他们真幸运。一刚刚在大殿内给人讲解生命线的出家人MS是结束了一单生意,从殿里踱出,一眼看到殿前的我和大天使,上前搭话,我和大天使不约而同地把他当作了透明人,转头去了别处。旅游景点一般意味着有条件良好的厕所,大伙自然不愿错过这一见世面的好机会,都去了厕所,出来的时候在公共区域的镜子前会合鸟。看到这么大的镜子,六船夫的JQ兴致高涨,举起相机就拍集体照,此时大叔从门外探头进来,我们连忙邀请领导与民同乐,领导B4并且坚决地拒绝了我们。听说村里有文庙和后土庙,出门前,爬上门楼仔细地观察地形,米看到任何有庙的迹象。

出门,问了半天,MS那二个地在静升,也就是王家大院的所在地,BENG去王家大院。不久到了王家大院,这下可见世面鸟,热闹非凡啊。看到基督徒鞋店后不久,就看到了奎星楼,管理员很热情,于是进文庙参观,文庙和王家大院就一墙之隔,王家大院在坡上,文庙在坡底,就看到王家大院里人流如织。

出门,经指点一群人往后土庙方向走,去后土庙是条通往镇外的大路,拐弯就看到一造型和烟囱没什么二样的文笔塔。往前走,刚刚的热闹很快就消失了,王家大院就在路右侧山坡上,远远望去那人多得就跟八达岭似的。路边有一棚子,挂着玉米棒子,有好几只巨狗看着,想卡车也没胆去偷,瓦卡卡。这段路并不长,但对卡车的轮胎是个不小的考验,因为她的拖累,二宠物又落在了大部队的后头。一小面停在我们边上,说一人四块钱去介休,二宠物作不了主,让小面找前头的领导们,小面赶了过去。不料无信的小面对领导们说,6个人40,大天使很善良地想到了小卡车的轮胎,觉得多出几块钱也没事,不料小卡车赶到后听到`40,一口拒绝,群众们对她的坑子行为表示了叹服。事后,小卡车说,她当时脑子里只有四块和四十块的差别,没想到那四十是六个人分。卡车赶走无良的小面后,大叔不知为何高呼“尊重妇女”,介事就跟铁树开花差不多,卡车的轮胎当时就充上了气。现在想来,可能是大叔省了几块钱,心里高兴。后土庙和马和的晋祠庙如出一辙,就是戏台大一号,戏台里存的东东自然也大了一号,这回是水泥搅拌机。

因为小面被卡车赶跑了,原路返回,卡车爬回文庙的时候已经不能动了。折腾了一番,上了一小面,四块钱一人就去了介休。介休变化很大,到处是工地。车停在顺城的路口,大叔决议去看眼XIAN神楼。卡车一边哼哼,一边往里爬。终于爬到了XIAN神楼,大叔站定看了几眼,说没阳光了,看来明天还得来,卡车咬着牙说她想杀了大叔。

出去找车,一会拦到一小面,答应拉我们去宾馆比较多的地方。到了火车站附近被放下车,宾馆不少,但情况不妙,都是绵山闹的。正在大街上愁着呢,一小米大爷伸手过来,大天使很镇定地对大爷说“我也很穷的”,大爷当场就服了。卡车立即抓了一小米大姐仿效,把人大姐吓得都不知所措鸟。

看了几家宾馆后,折回第一家,前台小姑娘说只有三人间,只好去马路过面的宾馆,还可以,入住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二位厨子,在领导看房的点时间里还不忘交流厨艺。

住进房,发现热水情况很糟,报修以后,我们就去觅食鸟。饭馆还真少,好不容易看见一饭馆,服务员说收拾个桌子得十来分钟,吓跑了。决议去霍州宾馆吃饭,最好吃的菜居然是土豆条炒肉汉子,其它的菜基本都和菜名没啥关系。

溜达回房间,热水还是不好,于是随女领导下去掐架。宾馆提供不出任何解决方案,而且因为绵山的热火,不断有人入住,只说可以退房,但只退一半钱。去四周转了一圈,还真是没有房,可怜的我们只好屈服了。回房间,群众们已经想好了解决的方案,三个房间不能同时洗,只能一个一个洗。二个男人先洗了,四个女人为了能在天亮前洗完,开创了流水洗澡的工艺,这工艺跟定窑覆烧法一样是划时代的。回房呼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