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蒹葭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椽栿 丁亥晋汾古建筑YY 纪略(初涉吕梁)  

2007-06-26 17:22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20070503XIAN神楼、城隍庙、五岳庙、关帝庙、后土庙、孝义中阳楼、吴屯(梧桐)东岳庙、兴善禅庆寺、关帝庙、虞城东岳庙、汾阳天主堂、汾阳中学

一大早被春摇醒,春的相机找不到了,我晕。我的相机就在桌上放着,这就排除了外盗的可能。使劲想,觉得只有可能是昨天下小面的时候,忘车上了。随春很郁闷地下楼,楼下热闹非凡,连大堂都租出去了。

先去解决早饭,不远处就有一菜场,买了茶叶蛋,边吃边等煎饼,大叔带头把鸡蛋壳扔在地上,我们纷纷仿效,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打车去XIAN神楼,阳光下姿色粉好,当然比起我们当初的雪景还略逊一分,卡卡。大早上居然还有一拨人来参观,而且明显是同道中人,其中一老太太戴着和我一样的宽檐帽,大天使很激动地招呼群众们快看三十年以后的土豆。小卡车HC地跟小马合影以后,我们就去JQ了。大叔站在楼下,我们五个照着金墓砖雕的样子在楼上摆POSE……

出门,沿昨天那条街出去,去五岳庙。大叔腿长,带着仆役走在前头,春和卡车随后,我和仙子走在最后。到了昨天上小面的路口,有些看着还不错的民居正在拆中,我和仙子一边看着一边跟着前面的二个人,突然大叔出现在我们的背后,大喊“往哪走啊?!没长眼睛啊!“,之后便是没头没脑的一顿骂,路边的大爷大娘都极同情地看着我和仙子,他们一定觉得我们二个是买来的Y头。

路边出现一漂亮的小门,原来是城隍庙,自然不能错过。房子还在,已经成了大杂院,大殿重檐歇山很高大,那琉璃悬鱼花哨得直晃眼。为拍到大悬鱼的全身,我爬上了人家的窗台,那家主人乐呵呵地看着我。

出城隍庙,拐几个弯就到了五岳庙。是个学校,五一休息,经过一番忽悠,看门大姐开了门。那只著名的戏台花哨得可以。卡车的脚据说到了这地方就好了,精神的力量啊。

出门右拐,眼前赫然出现一座巨大的照壁,一下误以为是后土庙,走近看才发现是关帝庙。据鳗鱼说,我们所站的小巷口,他们在去年夏天去的时候是城墙的豁口。现在已经是垃圾堆了。关帝庙的琉璃是蓝色的,粉强,环境可以说是一塌糊涂,本太太进门的时候差点被运板的卡车震死。

暴走向后土庙,穿过尘土飞扬的小吃摊,又到了顺城的路口。走进后土庙,后土庙居然已经改了信仰,进驻了和尚,听到的都是阿弥陀佛。一头扎进戏台底下,这可是介休博物馆的石刻陈列啊。看完石刻,进大殿看了一眼有姿色的圣母像,居然已经装上了栏杆。一早上琉璃已经看饱了,懒洋洋地坐在门槛上,等群众们JQ。卡车正在精心JQ一小孩,突然大天使闯进了镜头,一下抢了镜头,卡车只好说自己的相机是以文化程度为对焦标准的。后土庙的入口开在大殿边的小巷里,没有看到有规模的大门,该是大门的地方是一墙,边上有一角门。出角门,是一片老城区,设想从这角门进庙,一路走向大殿,那光景该是很有意思的。

走回住处,路上见看到一位勇敢的女性,背着露背装,在我们眼里,这就跟洗煤浴差不多。大天使还跑到人家面前仔细看了下,发现人家长得不年轻。一路看到很多充气拱门和鼓风机,脚痒。

回到住处,大堂里挤了一群人在吵架,晕。回到房间,大伙来帮春找相机。大叔进屋就把床上所有的东西翻了一遍,确认没有后,大叔假惺惺地安慰春,尔后问春相机里有啥照片,春说十八罗汉,一下大叔可伤心坏了,大叫一声倒在柜子上。分析了半天,结论就是丢那小面上了,无解。

下楼结帐,前台又换了二个人吵架,MS是让人赔啥赔啥呢,轮到我们结帐,还好一切正常,群众们被吓着了,还一定让我去验了次钞。可恶的大叔告诉我,如果有假钞就由我承担,真不是人。离开这家可怕的宾馆,看到一小店买水,一警官叔叔极热情地帮我们搬水,我们都以为那店是警察叔叔开的,没想警察叔叔否认了,他只是闲得慌。

找车去孝义,火车站广场乱得很,我们先发制人,口中不断用介休方言念叨“绵山、绵山”,把来拉客的小面都吓退了。正乐着,广场上响起了黑BAO的声音,卡车说真没想到在离开介休的时候能听到DW。决议进汽车站,坐公共交通去孝义,上车吃东西,不久就到了孝义,路上还八卦出仙子和大天使是亲戚,一同思凡下了界。

孝义也是个尘土飞扬的地方,拿着地图问小面司机老梁所说的吴屯在哪,司机脱口而出“梧桐,知道,哪个梧桐”,我们说是吴屯不是梧桐,大家都晕了。先去中阳楼,在一个街口,楼下摆了个摊全是各色我不认得的生活用品。大天使还不死心,拿着林文集给路边的大爷认吴屯的五岳庙,见此JQ情形,我立即端着相机钻了过去,无奈没灵性的仙子,就知道拍那楼,大声让我别挡她的镜头,结果惊扰了大天使,我只拍到一张大天使举着林文集的愤怒相。

离开中阳楼,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,我们去了梧桐,毕竟在当地吴屯和梧桐的发音是完全相同的。到了梧桐,大叔下车拿着林文集就奔着上年纪的人去,结果真有一大爷见过书上的五岳庙,大爷还指出了五岳庙的位置,就在我们小面停的大街上,二个太阳伞中间。确认了此处就是吴屯,群众们扑向太阳伞YY。站在五岳庙的曾经的大门位置,眼前就是一家喷着各种色彩的烟的工厂。无语,这种无语的状态,我会一直保持到离开文水,如果老是哀怨,容易被当成怨妇,介影响不好。离开梧桐,烟尘满天,司机说你们别觉着脏,这已经是一年里最好的时候了,脏的时候看不见。所谓看不见的意思接近于伸手不见五指。

离开孝义地面,进入我们此行最重要的YY地汾阳。出行前,大天使在计划中说,强烈建议夜宿峪道河,时至今日,大天使的信念已经严重动摇。在YY之前,先去几个现存的省保。第一站是兴善禅庆寺。寺和关帝庙在一起,关帝庙不错,廊下线描关公像是第一个惊喜,进门关公所坐的帐的小木作是第二个惊喜,关公出行仪仗齐全是第三个惊喜,有关公生平悬塑是第四个惊喜。虽然不能说有很高的艺术水准,但在同一个庙里确实不多见。看庙的老人说关公的头不是原装的,被盗了,六船夫听闻此事都作莫名惊咤状,没想到有人连关老爷的脑袋都敢动(平时没看出谁有关公信仰的)。老人说村里人都相信是邻村某个人干的,不久这个人就出车祸死了,上天有眼。出门,看见庙中空地来了辆拖拉机犁地,我和卡车这二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,大呼小叫地一阵猛拍。

去虞城五岳庙,跨过几条砖红色的小河,就到地了。铁门紧闭,似乎已经改成了工厂,院里有几个大爷,大叔一向认为他对大爷没有吸引力,支使我们上。于是四个女人一齐喊“123大爷,123大爷!”,里头的大爷很重视,讨论了下,用手一指。六人人顺着手指的方向走了几步,发现院墙早塌了,六人人并排都能进去。院里有只大得象熊一样的狗,到现在我脑子还只有那只狗,那金代的房子都不记得了。斜对面还有一庙,大叔他们的攻略上说有唐经幢,自然不能放过。一进门就看见砌在墙里的经幢,覆莲座漂亮得来。建筑没啥意思,偏殿的线描Q版门神让人捧腹,最绝的是长得跟看庙的大爷神似。

去汾阳,一路妖风四起,文锋塔就在妖风中出现在公路的右侧,远看也挺象烟囱。本人说话一向刻薄,就算汾阳人民再不乐意,我也得说瞧不起自己把自己修成中国第一古塔的行为。B4了不多久就进了汾阳城,上了文锋路,回头一看吓得哟,文锋塔正对着这条路。

汾阳教区赫赫有名,天主在这里的群众基础极好。传教士的足迹也在我们的YY之列。直奔天主堂,在大街上看到天爱宾馆就知道找对了,在天主堂的巷口和司机师傅道别。一行人背着包往里头走,忙着摘帽子(帽子上有火星圣母,怕被天主堂赶出去),藏烧香包(原因不言自明)。进院,大娘们看我们不是坏人,便指点我们从偏门进殿。有一名长老MS在指点后学,悄无声息地看完了屋内的八卦,此处曾被改为招待所。退出,便有一位长得挺精神的年轻人叫住了我们,原来是本堂神父高神父。攀谈一会,原来这堂的主保也是小德肋撒,呵呵。

在城里逛当,这城已经完全没有了贾樟柯电影里的模样。仙子因为买梨,又被大叔骂,这可怜的仆役。打车去汾阳宾馆,在城外,离汾阳中学不远。新建的宾馆,看上去粉干净,一堆人坐进大堂的时候就打算再也不走了,就这儿了。

进房间,大叔嫌弃他们的房间临街太吵,我和春与他们换了个房间。进房间,终于觉得干净了,洗啊,洗人洗衣服,高兴坏了。洗完,小卡车来敲门,问我们刚刚有没出去,我们说没啊,小卡车说大叔他们MS房间没热水,换房间了。哈哈哈哈哈,RPWT。

出门吃饭,离吃饭的地儿不近,打车去,司机大叔很豪爽地让我们六个人坐一车,。直接去我们来的时候看见的那家肥牛,还行。

饭毕,决议踱回宾馆,顺道夜游汾阳中学。小环境很好,在汾阳的二天最干净的地方就是这儿了。有几幢老房子,学校还按这样式建了几幢。学校正在复习迎考,几位老师指点了一下基督堂的位置,我和卡车跑去看了一眼,黑乎乎的象个厂房。回房呼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