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蒹葭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椽栿 丁亥晋汾古建筑YY 纪略(晋中游荡)  

2007-07-13 23:03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20070505汾阳城墙、文水县文庙、则天庙、梵安寺塔、孝义市楼、平遥双林寺、平遥城、慈相寺、镇国寺、利应侯庙、太谷无边寺、太谷城

清晨即起,早早理好了东西。大叔来电话,要求每个房间出一个人去租车。叫上仙子就去楼下大堂见领导。找到一车,回宾馆,一会行李和人都上车了。

先去看汾阳城墙,我们看的是城墙的一角,城墙已经被废物利用了,成了看守所的围墙。下城墙,走高速直奔文水。

到达文水,换车,司机先带我们去文庙。文庙已经成了文水县政府,门口的古柏明白无误地标示出文庙原来的位置。政府很新,想来文庙消失不久。

则天庙离县城不远,热闹得很。一进门就看到则天皇帝的像,跟娲皇宫的女娲像长得没什么二样,没准是照一个粉本塑的,嘿嘿。房子挺规整,批竹昂,可惜是拼出来的。刚刚走到门口,管理员叫住我们,说是要接洽工作。派出女领导接洽,一会女领导回来了,原来对方想接洽的是东方明珠,卡卡。

去梵安寺塔,据传是昙鸾大师的化处。路上看见一村里有个漂亮的小楼。一会就看见了高耸的梵安寺塔,太阳很大,塔残得厉害,下层的斗拱模糊不清,还有些木构的残迹。卡车把我们净土家的昙鸾当成了他们家三阶,要求我行礼,我心想介不亏,行了礼。

寻找刚刚那座小楼,是一县保,孝义市楼,长得不错。可怜的仙子光看了楼,没看文保牌,之后差点被大天使和大叔骗了。

去平遥,百柱厅消失了,干净了许多。司机师傅说平遥这块煤少,以前钱少。卡车在车上还不忘JQ,结果颠得厉害,对不上焦。笑称相机缺少拖拉机档,以后C家N家应该出带拖拉机档的相机,山西必备。

直奔双林寺,当年因为没起来错过了,这下可好了。仙子哀鸣她对我仅有的几个优势之一:双林寺优势,消失了。双林寺极热闹,人山人海的。六船夫中有三人已经来过,有经验,此处严禁拍照,而且设施先进有探头,一举相机就会有一声音喝止。六船夫出门的时候人均相机都是超过一只的,还有数名造像狂热爱好者,这如何REN得住。

入内参观,各人都小心翼翼,不敢随便偷。双林的质量超出了我的预料,呵呵。正在大伙郁闷无法偷拍之际,一姑娘走进来,拿着一卡片机,不知天高地厚地咔嚓一闪光,六船夫震怒,对人姑娘进行了文物保护教育。刚刚教育了一半,六船夫集体意识到事情有不对的地方,全体转身举起相机伸进栏杆……把周围的群众看傻了。

不久我们就被发现了,在大叔正很高兴地偷拍地时候,一个声音从喇叭里传来“把相机收起来,说你呢,小伙子”,一群人吓得从殿里跳出来。由于被称为小伙子,大叔乐成了一朵老菊花,把那通骂当补药吃了。为了打击大叔,四个女人齐声对着大叔喊“一二三,大爷”。大殿前有一"北朝"造像碑,惊喜,回来发现颇有意味,年代待考。

和卡车跑回天王殿,进殿往左一看,在黑暗中发现了熟悉的眼神,那就是大叔的斜睨。震惊,突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“不准照相”。原来探头把卡车的手机当成了相机,卡车震怒回骂。仙子从外赶来看热闹,帮着一起回击,估计那头的人很郁闷,没了动静。指给仙子看斜睨,仙子惊呼“这不是以大叔为粉本的吧”,瓦卡卡。出寺,大天使说刚刚被人骂了,估计是把怒气都转他身上了。

出门,一公路管理的车拉客,把我们拉上了车。车把我们拉到平遥城西门,在火车站我们就放下了小卡车,她要经太原、北京赶回上海吃喜酒(介完全是坑子作风,直接从太原飞回上海她是不舍得的)。小卡车已经想好了,她一到上海就奔向饭店,找一僻静地桌子,埋头猛吃。

正值晌午,出门这么多天,没有坐下来吃过午饭,看到一饭店就坐了进去。坐下来以后,想到仍饿着肚子的小卡车,发现这孩子可真倒霉,她一走我们就有饭吃了。六船夫中唯一没来过平遥城的就是大天使,这下我们的平遥优势都米有了。

吃完饭进城,人潮汹涌的平遥城。仙子问我那年来平遥的时候也这么多人吗,已经吓傻的我告诉她当年我来的时候这条街是平的,没有人没有摊,家家闭户。当年那个空无一人,差点让我们冻饿而死的平遥城竟然是那么漂亮。精致小院,炕桌上的竹叶青,恍如一梦,如果一闪念想到杏花村就成恶梦了。

匆匆挤过人堆,在一小巷里拍了几张文庙大成殿的侧影。踏过深深地车辙印,从大南门出城,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,黄土满天,一路走一路看,几乎每个省份的车都有。

找了一BENGBENG回火车站,五个人不舍得打二辆车,于是个子最小的我就坐在了春领导的身上,一路招摇去了西门。

谈定一车,先去慈相寺。大修中,塔在大殿正后方,大殿很高,悬山,殿中有三尊巨大的造像,剥出的壁画质量很高。绕到殿后看塔,塔前还有一巨碑,宋的。

重游镇国寺,一进万佛殿,一路JW不停的六船夫一下安静了,只听到快门声。后面的危楼修好了,里面有壁画,挺好玩的。

司机被我们逼疯了,我们告诉他必须在下午五点半到达太谷,但我们自己在镇国寺一直赖到五点二十,出了门还不走,狂奔向利应侯庙。就在镇国寺边,花了五分钟看了介元代悬山。卡车这倒霉孩子终于在纯阳宫关门前冲了进去,她的车开了近四个小时才到太原。

与阳光赛跑,奔向太谷。奔到无边寺塔下,夕阳正好,壮观得很。我和仙子是第一次来太谷,无边寺已经关门了,我们二个很可怜地叫门,最终只换来大爷一句“明天早上八点半开门”,哭。没人性的大叔还讥笑我们二个没有魅力。

太谷是出了名的曾经富过,在老街上走,二边都是高墙大院。看完市楼,在老城里逛,孔宅对面就是拍家有九凤的院子。经过我锲而不舍地努力,一大哥给我开了门,呵呵。

离开九凤,天色渐晚,找了一航天招待所住下。在路对面的饭馆吃完晚饭,便回房间做面膜。不料牛奶买成了酸奶,于是将错就错做了酸奶面膜,效果很好,但制作难度很大,如果卡车这个CJ的孩子在的话,一定是搞不定的。

呼呼。我的睡眠质量让仙子很嫉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